长腿向那头鹿发动了进攻只见长腿冲出去哇呀呀

  第二天,我醒过来,发现自己身处在黑洞洞的山洞里,身边躺着作海棠春睡的吗哪。我不得不承认了现实,自己来到了史前,如果还有什么庆幸的事,只能说,“不幸中的万幸是,没有
 
发现跳蚤,可能会象蜘蛛一般大小的跳蚤。”
 
    醒了会后,我觉得肚子有点不太舒服,一定是昨晚吃的肉,那东西夹生的,八成是肠道感染了,这地方没医院,万一严重,我就死定了,得赶紧把它排出去。
 
    我偷偷地起来,刚想找个角落拉屎,但是被一个原始人发现了,他抬手扇了我一掌,叽里咕噜了一通。(大概是不准随地大小便之类的话。)然后,他就把我带到山洞外边,指着个杂草
 
丛生的乱石堆,接着就自顾回了山洞。
 
    我在杂草丛生的乱石碓蹲下来,边拉边想:「是不是该趁此机会,去来的那个地方找那本圣经呢?」根据昨天的观察,应该是在东面……
 
    正当我盘算着呢,突然传来一声无比凄惨的哀鸣。我警惕地望向四周,这会天还没亮,只看得着怪石嶙峋的山坳和随风舞动黑漆漆的杂草。这使我更害怕,蹲在那里2只脚发抖,生怕窜出
 
来一只大野兽,把我连粪一起给吞了。「这也太恶心了……」
 
    于是我三下五除二把屎给拉了,找不到草纸,就撕下了身前的一片树叶……然后,一溜烟跑回了山洞。
 
    回到山洞里,吗哪已经醒了,没了我,正着急呢。看到我回来了,就冲着我笑,我跟她说:“去出恭了”。她听不懂,一脸茫然地看着我,然后我冲着她乐,她也笑了。接着我们又开始
 
交流了。
 
    过了大约2个小时后,原始人发给我一根木棍,让我跟着他们去打猎。我拿过来一看,觉得很差劲,这东西才40公分左右,而且没有什么棱角,太没有杀伤力了。(过去我打架斗殴都使的
 
铸铁的水管。)
 
    但是我看到大力的棍子后,又立刻改变了看法,他的那根棍子足有1米多长,头大尾细,最粗的地方,跟我的腰围差不多,我深信,任何动物,挨这么一下都得够戗。
 
    事实上,原始人也是依照棍棒的大小来评价每个人地位的。棍子越大,则实力越强,相对的地位也越高。给我这么小的,其实也是对我的一种鄙视,不过对这点,我并不存在异议,就算
 
给了我粗的,也舞不起来。
 
    出发之前,我和吗哪依依惜别,这时大耳跑来,(他的耳朵特别大,耳垂一直拖到下巴,因此我把他叫做大耳)他递给我一片树叶,然后冲着我嘿嘿傻笑。不用说,这家伙就是早上给我
 
一掌的人,但我仍旧是高兴,他竟然能想到这点,这说明,大耳是关心我的,我的心头一片火热。于是,当着他的面,我把这片树叶扎到了身前。
 
    出发前,有一个女原始人给我们发干粮。那是一种植物的根茎,放在火里烤得一团漆黑,然后要吃的时候,拨了皮就能啃。(有点象烤番薯)
 
    我们排着队领干粮,但我还是逃不出被歧视的命运,我前面的家伙,拿到的又黑又大,而给我的又黑又小,两个都不顶他一个。但我还是一再表示感谢。「这大概就是忍辱负重,苟且偷
 
生吧。」
 
    随后,我们的队伍,连上我一共有11个人,排成一字长蛇阵出发了。所有的人持着大小不一的棍棒,跨下系着大树叶,以我在其中显得犹为特别。我生在20世纪80年代,而现在却迎着朝
 
阳,光着屁股,拿着木棍,赤着脚丫,走在荒野上,这着实有些别扭,不过这种羞耻心,很快就被害怕驱逐了。
 
    当我们走到有几个矮丘陵的地方,我身前的大耳,停下了步子,对着大火叽里咕噜了一句,然后整个队伍都停了下来,所有人都不吭声,警惕着周围,我也紧了紧手中的棍子。接着,在
 
远处的山坡上出现,露出几个动物脑袋,脑袋是三角型的,长长的尖耳朵,有点象狐狸,可怕的是两侧有长长的獠牙。
 
    “一、二、三……”我正数着,身前的大耳一把拉住我的手,拼了命地往前跑起来。然后,山坡上的动物也了追下来。
 
    我边跑边回过头去看,吓的魂飞魄散。那种动物,脑袋和身体极不成比例,脑袋比狐狸还要小一点 ,而身体和狼差不多大,足足有20几只,红着眼,发出尖利的撕叫,卷着尘土从山坡上
 
冲下来。
 
    我使出吃奶的力气,跟着队伍,一口气跑上对面的山冈。再回过头去,发现我们中有个家伙不知道为啥落在了后面。此时已经被十几只怪狼包围了,但没人敢回去救他,因为獠牙怪狼太
 
多了,要全回的话,可能会全军覆没的。
 
    这时候,我想到了火,可这根本就没有火,又想得到火的方法。「钻木取火?」等我取出火来的时候,他怕早已经被撕成碎片了。我真是无比的懊悔,要是有个打火机好了,哪怕一根火
 
柴也行啊……
 
    我们就这样在另一个山冈上,看着同伴被蚕食了,开始他还扑腾了几下,但是,很快几只怪狼一起扑了上去,他就没声了。可能已经被咬断了喉咙,最后就被撕成了碎片……
 
    这时候,大力仰天狂吼了一声,大概是鼓舞士气,于是队伍继续前行。只是人数由11人变为了10人。
 
么知识都匮乏,什么都想知道,因为我明白,现在任何知识对自己的生命都是息息相关的。
 
    又走了一个多小时,我的脚有点痛了。虽然在此之前,我常踢球,脚也常磨破,脚底的皮已经变得很厚实了,但也从未在荒山野地里走上2~3小时的。我想自己的脚应该是破了,抬起来一
 
看,果不其然。
 
    好在,我们的目的地也终于到了,那是一片大草原和矮灌木林。随后,我们今天的第一只猎物出现了。
 
    在灌木丛边,有一只鹿,不过这只鹿是我从未见过的,连“动物世界”里也没见过。它的角非常的巨大,向两边伸展,一只足有50~60公分长,形状也很独特,如果非要我比喻的话,可以
 
说是张牙舞爪的云朵。我认不出这叫什么鹿,只知道一定是灭绝的,因此更无法推算出它生存的年代。
 
    大力派了长腿带着2个人,从后面绕过去进攻大角鹿,而我们其他人则埋伏在这里。不一会,长腿向那头鹿发动了进攻。只见长腿冲出去,“哇呀呀”挥起棍子一阵乱舞,鹿被惊的不轻,
 
四处乱窜。长腿追着鹿猛打,他跑的虽快,但鹿比他更灵活,几下就闪开了攻击,然后,慌慌张张地跑往我们这边。
 
    等鹿跑近了,我们所有的人一起窜了出去,鹿马上慌了,不知道该往哪跑,正在此时,大力操着大棍子拦在鹿的前面,并且大吼一声。
 
    我猜这头鹿也吓坏了,它一定是从没见过这么野蛮的原始人,因此呆在原地足有两秒。大力趁此机会手起棍落,一记闷棍落到了它的头上。只见这头可怜的鹿“哀号”了一声,便侧着身
 
子倒下去,于是其他弟兄们一拥而上,(当然也包括了我),冲上去一通乱棍,把刚才被怪狼欺负的窝囊劲,全发泄到了这头鹿的身上。
 
    打死了鹿,大伙都很高兴,情绪比刚才好多了,而此时的太阳已经升到了当空,大家被晒的口渴难奈,于是,队伍稍做休息后,就绕过灌木林前往那里的河流。
 
    我们经过水边灌木林的时候,惊动了藏在那里动物,一大群涉水禽和野鸭子之类的东西“哗啦啦”飞出来,满天都是。这要叫我爸看到,可得欢拉。我爸有杆猎枪,过去我小的时候,常
 
带我去乡间打鸟、钓鱼,那都是快有20年前的事了,想到这,我不免有些失落。「不知道这会我爸他又在做什么呢?」
 
    来到河岸边,我看到更夸张的动物,那是一种庞然大物,形体有点象犀牛,身子有5~6米长,头也挺大,但而跟它的身子比起来又显得小了。它们当中最小的一只,也跟成年的犀牛差不多
 
大。
 
    这些巨牛见到我们,一点都不害怕,甚至连眼尾都不抬一下,只是在对岸悠然地洗澡。它们有着坚硬的皮层,那好比是厚厚的铠甲,以我们现在的武器,完全不能对它们够构成威胁,不
 
过它们也是食草动物,我们也没什么好害怕的。
 
    我身边的这些家伙们也和巨牛一样,眼尾都不看对面,只是一个劲地捞水喝。可惜,捞的少漏的多,看来,他们连用盛水都不会。见到我用两只手并在一起捧水,就学着我的样子做,还
 
对着我嘿嘿傻笑。我也乐了,跑过去一一给他们校正姿势。
 
    补充完水后,(我顺带着把脚也清洗了一下),队伍回到灌木丛边,我们开始等待下一个猎物。
 
    这次,我被派去放哨,看到其他的大动物,好通知他们。为了防止危险,我找了2根木棍,打算弄个火出来。但这事,显然不是人人能干的了的,我摩擦了半天就是不来火。
 
    做过这事的人,就知道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,其实我小学的时候,听老师讲钻木取火,觉得很好奇,就回去找了2根木棍试了,但怎么也没成功,而这会又再一次失败了……
 
    这可能需要有特殊的木头,或是什么窍门,我这样想着,然后找了一棵大树,爬了上去。小时候我经常爬树,后来,长大了,成了文明人,就不干这个,没想到现在这技术还真用的上。
 
我一跳,扑到树干上,双脚绕过树干并在一起,依靠着腰腹力量,很快就上了树。
 
    我在树上,观察着视力所及处的风吹草动,并且还意外地在树上发现了一种果实。它是椭圆型的,跟梨差不多大,我拿来就咬,也不管有没有毒了。「谁到了原始社会还不得当回李时珍
 
啊。」
 
    我咬了一口下去,发现酸甜可口,而且水份充足,然后我就吃了一个下去。与此同时,我看到大力他们埋伏的那片草地里,出现了4只动物,脑袋象驴马大,身体却象猎狗这么小,却也很
 
健壮,背上有白色的斑点,也就是昨天我见到他们背着的动物。我猜想着,「这无疑是没有危险的猎物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