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到这个部落里我要把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

  我坐在树上边啃果子,边等着好戏开锣。不一会,猎人们就发动进攻了,9个原始人,突然从草丛的四面八方窜出来,追着打4匹小马打,顿时,场面乱成一团。
 
    别看这马小,但四肢极有力量,跑的飞快,其中的2只立刻就跑的没影了,剩下的两只中,一只被当场击毙,另一只躲躲闪闪地,冲出了重围,向我这边跑来,等到它跑到树下的时候,我
 
猛地甩出一个果实。手掌大的果实,砸在小马的脑袋上,它一停顿,被赶上来的长腿给击毙了。
 
    长腿在树下抬起头,露着牙对我笑,后面赶来的几个家伙,也纷纷跟我挥手打招呼。
 
    我索性脱了裤子,(也就是大树叶),兜上几个果子,从树上爬下来,分给大伙吃,心想,「要毒死咱就一块吧!」
 
    原始人们吃着果子很高兴,拍拍我的肩。看着他们的眼神,我逐渐对自己的这种行为,产生了厌恶,感到很惭愧「我怎么能产生这样的想法,用这样的行为对待我的原始同伴?」
 
    我想把果子要回来,但是犹豫了,如果现在把果子抢过来,那可能情形会更糟糕。万幸的是,这些果子并没有毒。
 
    接下来,我用树枝编制了一个简易的箩筐,姑且把它叫做箩筐吧,那东西实在不堪入目。之前我从没做个这东西,如果我把它拿到现代,任何人都认不出它是一个箩筐,有点知识的人,
 
可能还会把它当做是抽象的艺术品,
 
    我所制作的箩筐,枝条之间的空隙极大;不过好歹能把果实装下,不漏出来。这对原始人来说,已经很希奇了,他们围着我,嘿嘿乐。然后每个人都要拿着这箩筐,到脑袋上顶一会。
 
    我也很高兴,因为这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制造出来的第一个东西,而对他们来说,这就是创造了,他们欣喜若狂,一点也没有做作,因为这里没有做作,也没有故意讽刺,没有任何心情和
 
表情不符的表达,喜欢就是喜欢,厌恶就是厌恶。
 
 第五章 审时度势
 
    第二天,我仍旧躺在地上装死,装出一副有气无力、动弹不得的样子,而吗哪也得以继续留下来陪着我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打猎的队伍出发以后,紧跟一些女人也出去了,她们去摘果子
 
和挖植物的根茎。等他们都走光了以后,山洞里就剩下了,老人、孩子还有女王和他的两个男仆。当然还有在角落里的吗哪和我,本来她也是要去摘果子的,但因为我病了,被获准留下来我
 
。「所以说,不管怎么样,就算是为了吗哪,我也得多装会死。」
 
    又过了会,老人和孩子到洞口晒太阳和玩去了,只剩下女王和他的男仆。
 
    我找了一些比较合适的动物骸骨,在石头上磨的尖利,准备用这个制成武器。事实上这个活也非常吃力,因为这里没有砂轮机,连块象样的磨刀石都没有。不过这会的我,可不能要求这
 
么高了,随便找了块比较合适的石头,就干了起来。坐在边上看着我的吗哪,也很好奇,于是,我给了她一块,让她帮着一起磨。
 
    又过了一会,老人和孩子先进来了,我又赶紧躺下装死。很快他们的目光,被吗哪吸引住了,跑过来,围着她,“叽里咕噜,”指指点点讲个不停。我想这对他们来说太新鲜了,一件胸
 
罩!(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,人类在1889年才发明了胸罩。)当然,做为一个爱美的女性,吗哪也很开心,走到他们中间展示着。
 
    过了会,女王和她的男仆人,回来了。未曾想到,女王看到了这情形,竟然勃然大怒,象疯子一样,冲过来,把吗哪的胸罩撕了个粉碎,抽了她一个耳光,然后发疯似的咆哮。
 
    我气坏了,从干草上弹了起来,冲了过去,准备狠狠揍她一顿,虽然我是不打女人的,但这家伙都很难算是个女人,都不定打的过她,不过冲她欺负我的女人这点,那也得和她拼了。
 
    刚冲到边上,我一个急刹车,停住了。因为她身边还还有2个男仆。不过,这样一来,我也暴露了,病情完全穿绑。
 
    接下来的事,有点残酷。不过,好在不是在清朝,没有满清十大酷刑。他们用藤条在我和吗哪身上抽了几下,这滋味挺不好受,不过我还是有点委屈,要知道,在我过去的人生中,只有
 
我爸抽过我,而现在又多了个原始人。当然更让我心痛的是吗哪,野蛮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怜香惜玉。完事后,她被送去采集,而我则被带出山洞和一个负责放哨的人换岗。
 
    放哨并不是什么苦差事,我所处的地方是个离山洞不远的山坡,我在那看到棵树,然后就毫不犹豫地爬了上去,因为这地方到处都是危险,树上相对安全的多。
 
    我爬到了树顶,放眼望去,突然发现,这里离我刚到达这个世界的地方不远,于是,我又赶紧爬下树来,赶了过去。可另人失望的是,那是片荒野地,杂草都生不了几根,我前前后后找
 
了半天,什么都没有,没有我要的圣经,更不谈时光穿梭机、时空门什么的了。
 
    我很懊丧地回到了放哨的树上。心想:「完了,这下完了,彻底完了,我被光着屁股流放到这个史前世界了……」
 
    当时的我,根本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,因为人在拥有希望以后,再瞬间破灭的时候是最无法平静的,我心想,我怎么得罪上帝拉,不过是去偶尔教堂里混了几碗免费的咸菜面吃!我怎么
 
十恶不赦拉,不就是幼儿园的时候冲向日葵吐痰,读书了冲老师吐谈,长大了冲楼下的陌生人吐痰!最另人费解的是,一本中文的圣经怎么会带有诅咒呢!这真是……当时我在树上抓狂的样
 
子,犹如一只犯了羊癫疯的猴子。
 
    过了10分钟后,我平静下来,换了一种角度去想。首先,并没有人逼我去看那本圣经,其次,它(也就是那本圣经)并没有让我被诅咒得直接被雷劈死,而是让我活了下来,这也是最重
 
要的一点,我还活着。
 
    活着,最低限度起码可以选择,可以选择被野兽生番果腹,或是选择将野兽生番果腹,活着可以选择的东西有很多,但死了将无法选择。我选择死的原因可能有很多,但活下去的理由只
 
要一个,那就是活着可以选择死,而死了就不能选择活。也就说,生大于死。这样一想我就明白多了,并且有了很多不死的理由。
 
    我具体分析了当下情况:
 
    首先,我和一群原始人生活在一起,虽然他们野蛮,未开化,但是同时他们也具有现代人没有的东西,他们真诚,不会撒谎,与我所在那个漫天飞舞欺骗的时代是不同的。我深信他们每
 
一个人都是正直的人,虽然没有真正的信仰,但他们信仰的就是正直。(当然,我这么想稍微有些幼稚,但基本还是属实的。)
 
    其次,我现在有了一个女人,一个真正属于我的女人,起码她不会因为吃不上冰激凌,或者没看成电影而跟我翻脸,也不会因为我的一丁点错误,跟我胡搅蛮缠,更不会二话不说,就离
 
我而去,跟别人跑了。事实上,我的女人——吗哪是那样美丽、纯洁的一个女孩,比我过去的女友要好上千倍、万倍,就这一点来说,我要比任何一个漂流者的运气好得多得多。
 
    再次,这个时代是没什么科技的产物,没法上网,没法看电视,没法打游戏,甚至连条象样的内裤也没有,但是,这里有资源,而我呢,有双手,我相信凭我的双手可以造出一切,这样
 
一想,我就美了,有点象造物主的意思。(当然,我还是认识到客观事实的,短期内还是无法造出MP3来听的。)
 
    最后一点,也是很重要的一点,关于那本圣经,虽然我并没有找到,但也不说明不存在了,在没有找到它的尸体碎片之前,都不应该放弃希望。
 
    想完了这些,心情舒畅多了,我又爬回树上,拿出磨了一早上的骨头,找了一根短木头做成把柄,制成了一把约二十公分长的匕首。(虽然,质量低劣,但好歹也是个武器)
 
    有了武器后,我塌实点了,重新放眼周围辽阔的原野。地平线上出现二只大老鼠,足有1米高的特大号老鼠,它们面对面交流,但又警惕地看着周围,我眨了一下眼,它们就消失了,空中
 
有一种大鸟在翱翔,它有点象老鹰或是大雁,飞的很高,也很远,直到最后飞出了我的视野,消失在苍穹里。它们都是我对手,也是敌人,我们彼此又都是食物链中的一环,如同我常看的栏
 
目“动物星球”里说的,“只有更好的进化,才可能生存下去。”
 
    以我所在的山洞为中心,除西面视线被遮挡了以外,北面是丘陵和平原地带,东南面似乎是一片森林,东北方向则我之前去狩猎的草原。
 
    这里的地势还不够高,我只能看到这些。不过这些已经够了,这里的资源富饶,足够了,足够创造出我想要的那种生活。此时的我信心十足,捆绕我的不再是,这究竟是什么地方?究竟
 
还能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?而是怎样在这个世界更好的生活?如何尽快地融入到这个部落里?我要把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。
 
 第六章 野兽凶猛
 
    到了傍晚,我返
    我的任务很艰巨,于是,我准备连夜赶工,制造了一些简易的武器。说真的,我过去的动手能力很差,在之前的故事里,我就说过,在小学里的我手工课老师对我说,“会使工具的是人
 
,不会使的那是猿!”这话,过去我明白,但还不透彻,现在想来,极具讽刺意味。
 
    事实上,很多事都是这样,开始怎么也没法弄明白,突然一下子就恍然大悟了。
 
    我很早就开始向往那种自由的,无拘无束的生活。然后,我为了实现这个理想,就离开了我父母和亲朋好友,选择一个人生活。但此后,我又开始迷惘,觉得自己并没有找到自由,不明
 
白到底什么叫自由?究竟如何才能自由?于是,我终日无所事事,郁郁寡欢,几乎失去了生活下去的动力。在闲暇的时候,经常问自己,“人为什么要活着?人活着是干什么?”诸如此类的
 
问题,而且,还一直都没弄明白。我为了这样模棱两可的问题,几乎耗尽了自己的前半生,还导致一事无成。而我现在突然顿悟了,(就在磨石斧的时候),“人活着,就是为了不死,为了
 
生存下去,为了接着往下活!”
 
    现在看来,所有这一切事的发生,(指的我来到这史前世界)都不是意外,这都是我的咎由自取。这会,我可算是真的自由了,这里没有警察,没有领导,没有自以为是的中年妇女,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