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我见我的伙伴没走心里也塌实多了开始盘算

没有市井小民,没有,没什么都没有,我算是彻底自由了,但毫无疑问也将面临更大的艰辛和苦难,一切都必须从头开始。
 
    我花了大约2个小时,将一块扁平石头的一边磨成了刃状,然后把它绑在一根木棍上,制成了一把简易石斧。我再找来鹿角,(这种鹿的角非常尖锐)我把上面的尖角一一砍(砸)下,之
 
后,又找了一些木棍,(好在山洞里,这样的木棍不少。)最后,再把尖角捆到了木棍上,就这样,我制成了6根简易的长矛,可以投掷,也可以刺突。
 
    当然,这些活,都是在吗哪的帮助下完成了,做完了这些,我们两个已经筋疲力尽,当然再也没有力气干那事,于是,相拥而眠。
 
    一觉下去,直到第二天,吗哪把我推醒,原来出发狩猎的时候到了。我起身,把昨晚制的矛发给我的同伴们,发现队伍中换了一个人,少了个大嘴,多了个斜眼。事实是,斜眼因为失宠
 
而被贬,大嘴因为得宠上调,做了女王的男仆。这让我很想不通,我这么一个帅哥,放着不要,尽找些歪瓜劣枣,不过转念又一想,这野蛮的女原始人,我还真伺候不了呢。
 
    我把矛递给斜眼,他接过去一看,一脸的不屑,又扔还给我。我肚子里一包火,心想,「这家伙还挺傲,什么玩意,」转头就把武器给了别人。
 
    我很想教他们怎么使这玩意,事实上,我自己也没怎么使过,不太会,需要好好练习一下。关于投掷这个事,我只在学校打扫卫生的时候,拿扫把使过,而其他的就是在电视里看到的了
 
 
    不过,长矛这种东西,遇上凶猛的动物时,危险性还是太大,一抛不中,就变得手无存铁,况且,攻击范围也小。比之土矛,我更喜欢的是弓箭,也打算做弓箭,小时候就有做弹弓经验
 
,而且一直有做真正的弓箭的愿望,对此也有点信心。
 
    我没事在家的时候,最爱看的是探索纪实频道,那里面常有关于原始人的介绍,其中有一段就是介绍制造弓箭的,我仔仔细细看了全部。我想只要能有合适的材料,我就能制造出良好的
 
弓箭来。
 
    不过,现在,在这里并不是我说了算,说干啥就干啥,说找制作弓箭的材料,大伙就都去找,这不可能,目前我的处境还只能见机行事,并且还要小心,有人时不时地找茬。
 
    斜眼走在在我身后,时不时地用棍子打。我扭过头去瞪了瞪他,他冲我翻了翻白眼,我想揍他丫的,但又一想,我不定打过他。况且,队伍里的人也不见得帮我,可能形势会对我不利,
 
于是只好忍了。
 
    这次,队伍出发后,仍旧是往东北方向的草原前进,只是绕开了那几座丘陵的地方,毫无疑问,怪狼已经把那地方占领了。我猜想的没错的话,他们应该是群居动物,这很可怕,一只被
 
攻击,会招来很多。以我们的现在的实力,不去招惹他们,这是聪明的选择。不过因此,我们也花费了更多的时间在路上,到达狩猎地的时候,比第一次多用了几乎1个小时。这时候我屁股都
 
被捅红了。
 
    这一次,我们埋伏在草丛里,等到是一只,极为引人注目的动物,象小汽车那样大小的乌龟缓缓向我们爬来,仔细看它的壳又跟乌龟不同,由许多小甲片组成,以规律的线条铺组,而没
 
有融合在一起,比较象穿山甲的鳞片。还有它的尾巴,最令人印象深刻,尾端是圆形的,长有角状刺,象一根狼牙锤。
 
    我很想跑上去看看,可是见大伙没人吭声,也不敢轻举妄动,所以只好放它过去了。然后,我们在高过腰身的草地里继续缓缓前进,直到发现了另一只大家伙,它长得非常象长颈鹿,但
 
身上没有条纹,脖子也没那么长,同时又比长颈鹿要壮硕得多,两眼之间又长了根约有半米长的鼻子。
 
    长鼻子鹿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们靠近,它摇晃着脑袋,舒展筋骨,似乎跑累了,在那里休息。
 
    我们这伙原始人,压底了身子偷偷向前移动。我的手心里出了一大把汗,心想:「这可能是最适合投掷的对象了」我慢慢地向前走,直到我认为合适的距离,做了一个电视里标枪运动员
 
常做的动作,伸出左脚向前跨出一步,左手握拳伸在前方,右手握住土矛的中部,然后仰身,借助了腰部和手臂的力量将手中的矛,飞抛了出去。
 
    我的姿势是很漂亮,但是很可惜,土矛在空中飞了一段距离后,落在了长鼻鹿的脚边,它惊了一下,展开腿,飞速地逃走了……
 
    我想我搞砸了,我为自己拙劣的表演,感到无比羞愧。原始人们瞪着我,我低下头去,一声不吭,好在他们并没有因此揍我,更没有因此将我当做食物吃了,但无疑的是,他们会更加讨
 
厌我。
 
    失去了这个猎物后,我遇见了最为恐怖的动物。那时我们正向前走寻找新的猎物,突然听到背后一声吼叫,转过身去,远远地看见草原上走来一头怪兽。
 
    那是一只猪型怪兽,当然,它要比一般的猪大出好几圈了,光四脚着地时的高度,就到我脖子这里了,身长也有大约4米,绝对的庞然大物。怪物的头部很象猪,但却长满了锋利的牙齿,
 
身体前半部的脊椎拱起来,气势逼人。
 
    如果我没弄错的话,这是一头完齿兽,之所以叫它完齿兽,是因为它有几乎完美的牙齿,能撕、能咬、能啃、能咀嚼。而且据说它什么都吃,包括腐肉,也就说,我极有可能尸骨无存。
 
    我感到那头怪兽在盯着我看,毫无疑问,自己是我们这伙人中,最特别的一个。比他们都白,而且没什么长毛,估摸着肉质也一定嫩。「如果这个时候,我的原始同伴,他们舍下我逃命
 
的话,或许还能保住命」我这样想着,但总算没有做出太上帝的行为,说什么,“你们走吧,这里我来顶住!”之类的蠢话;况且就算我说了,他们也听不懂。
 
    原始人们站好了队型,等待完齿兽到来。而我见我的伙伴没走,心里也塌实多了,开始盘算,如果它先攻击我,自己一定得闪,因为据说它的头颅非常有利,被它撞到,不是死,也得重
 
伤;而且它长有锋利的獠牙,也就是说,它的正面攻击力和防御力都非常强,得想办法从它的侧面和后面进攻。
 
    我想把这些告诉我的同伴,可他们一定听不懂,况且也来不及了。完齿兽到离我们8~9米远的地方,突然嚎叫了一声,拱了过来。
 
    不过,它的第一个攻击对象并不是我,而是我身边的一个家伙。这个家伙真是很愚蠢,见到怪兽一头撞来,竟然不闪,反而伸出棍子去挡。然后,我刚才想象的一幕发生了,他的当即棍
 
子折断,人也被撞飞出去7~8米,翻倒在地,无法动弹,估计是断了几根肋骨。
 
    怪兽击倒他后,也不扑上去咬,而是又转过身来。(大概是准备把我们全杀光。)并且把目标锁定为我,我见它冲来,便胡乱把土矛抛向它跑来的方向,然后,飞身跳往一旁,险险躲过
 
了这致命的一击;然后,它扭过头来,再一次冲向我;这次,我做了个假动作,先往左,然后向右跑。这次,虽然是闪过了,但还是被它的獠牙,在手臂上划开了道口子,鲜血直流。
 
    与此同时,我的原始同伴们看到我的英勇表现,纷纷把余下几根土矛掷向它。其中,有一根扎到它的背上,不过,似乎没有刺进去,它跑了几步,很快矛就自己掉下来了,但是,另有一
 
根扎进了它的后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