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在没有人烟的地方被自然拥

 完齿兽被完全激怒了,它咆哮着再一次扑向我,我再次闪往一旁,但这次,我不幸摔倒了,它紧跟着扑了过来。那一刻,我看到了一张血盆大口,离我咫尺之遥,就在这危机时刻,大力
 
举起他的超大棍子,给了它当头一棒,硬是把它张开的嘴,又给敲合上了。乘完齿兽一时眩晕了,我也飞速滚到边上。
 
    它无比狂怒,用头去撞大力,大力慌忙用棍子一挡,“喀嚓”这根直径约有20公分粗的棍子,应声而折。我刚好滚到这头怪兽的侧面,抬头一看机不可失,马上从地上跳起来,把插在它
 
腿上的那根矛,再狠狠地往里捅了捅。
 
    此时的完齿兽,正打算对大力王发动致命的攻击,突然感到身后吃痛不住,又扭过头来。说时迟,那时快,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,一下跳上了这头怪兽的背。
 
    我一跃上去,刚巧撞上了它拱起的脊椎,那玩意几乎要把我搁得无法呼吸,差点滑下来,赶紧伸手抓住了它的耳朵;它原地蹦了蹦,想把我甩下来,但没有做到,可能是因为后腿受伤的
 
关系,而我则取出了匕首,使出全力,扎进了它的脖子。
 
    我把匕首扎进完齿兽的脖子,血很快喷了出来,它近乎癫狂了,再也顾不得腿上的伤,疯狂地想要把我甩下来,我死死地抓着它的双耳,两腿紧紧夹住它的身体,使出了浑身解数想要留
 
在上面。只可惜完齿兽的耳朵很小,并没有猪那么大。最后它的耳朵被我连根扯掉,同时我也被甩飞了出去,摔在5~6米外的草地上。而此时的怪兽也因为失血过多和剧烈运动而导致体力渐渐
 
不支,我的同伙们乘机一涌而上,将它一顿棍棒伺候,直至死去。
 
    我精疲力竭地躺在草地上,发现自己没受什么大伤,骨头什么的起码没有断,只有手臂上破了一道口子,过了一会血就被止住了。比起前一位仁兄可算好多了,他的肋骨断了7~8根,估摸
 
着五脏六腑全都换了位,这会正大口大口吐血,然后,伸了伸舌头,一命呜呼了。于是,我又不得不发明了——“坟墓”。(总不能让自己的同伴抛尸荒野吧。)
 
    经过这场恶战,所有人都被我的表现征服了,其实,我很想告诉他们,这就叫“英雄,”可惜对他们解释这个词太费劲了,比再打一头完齿兽还费劲,因此我放弃了。不过,我的表现赢
 
得他们对我的喜欢,个个都对我傻楞楞地笑,当然除了那个斜眼,他总是一副厌恶的表情,不拿正眼瞧人,事实他,也没这么个功能。
 
    接着,我的原始伙伴们就把这完齿兽分尸了,准备一块块运走。那可是个非常血腥的画面,当大力王把这个怪物的头弄下来以后,我更是觉得无比恶心,这是个巨大的猪头,而且露着獠
 
牙,散发出一种尸臭味道,在我的执意要求下,他们才把猪头给扔了。
 
    说真的,这东西是吃腐肉的,味道肯定不怎么样,可我的同伴们不这么想,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。我又不好破坏这喜庆的气氛,所以我只好教他们编了些一箩筐,让他们把这些尸块背在
 
身上。编箩筐的同时,顺便我找了几种植物,榨出汁,分别涂抹到我的几个伤口上。
 
    植物是有药性的,我想我必须很快找出一种,可以治疗,或是使伤口更快愈合的药品,这点非常重要。因为,我知道,往后的跌打损伤一定不可避免。当然这样做,有很多麻烦,有时候
 
伤口会无比瘙痒,有的时候也会火辣辣地痛,当然也有清凉的,我弄的时候很小心,尽量少抹。还有就是,我必须记下这种植物的样子,还有涂在我哪个伤口。
 
    对此,我想出了个很土的办法,我找了片空地,把植物埋在地下,然后在上面详细写明,这个涂在了我身体的哪个部分,那个涂在什么部分。于是,我第一次在这个世界留下的文字是这
 
样的,“膝盖以上4公分处,屁股以下10公分处,”诸如此类。
 
    总之就是这样,在这个世界里,任何过去我认为很简单的事,也将变得复杂,但我又没有别的选择余地,只能是开动脑筋,去完成它。
 
 第八章 原始休假
 
    完成这些后,我们返回了山洞。今天的打猎活动无疑是失败的,因为又挂了一个兄弟,但对我个人说,还不算太坏,今天我的表现可谓完满,算是打出生以来,最勇敢的一次了;之前可
 
从未想过要要与一只完齿兽为敌,更未想过,要跳上什么怪物的背部,把它捅死……
 
    回到山洞,吗哪看到我的伤口,一副急切关注的样子,我捋了捋她的头发,装做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,跟她表示我没事。那一刻,突然觉得自己还挺牛的,是个男子汉!这种感觉是以前
 
从未有过的,挺开心的。(虚荣心作祟)
 
    到了晚上,因为队伍里死了人,所以又不可避免地进行了,那个不要脸的仪式。我在边上看着,有了个古怪的想法,「那些女人把*吃下去,万一生出个*怪怎么办?」这种想法很可笑,
 
但我觉得自己应该有这种怪诞的想法,我必须要时不时地跟自己开开玩笑,来提醒自己是个现代人,而不至于被同化了。
 
    幸运的是,第二天,我被放了假。因为原始人没有冰箱,没法储存食物,抓多了,只能等它烂掉,这也是浪费。原始人又不会腌肉。想到腌肉,我就想起了外婆自己弄的腊肉,那味道…
 
…可惜,现在什么都没,这里甚至连盐都没有,不过我知道,盐一定会有的,但需要去找,一切都要一步一步来……
 
    我起床后,听说不用打猎,就和吗哪一起拿着土矛出去练习。我想着,怎么着也得先掌握这门技术,对保障生命安全大有裨益。有几个原始人见着了,也跟在我后面一起出来。他们拿了
 
一些鹿的骨头和棍子,让我教他们制作矛。于是我就教他们做了。他们学的很快,而且做出来的东西,质量比我做的更高。
 
    他们弄了很多骨头和木棍,做了5~6根后还要做,我阻止了他们。我知道他们的想法,想一个人背着个3~4根土矛出去打猎,但我觉得这都是无用功,土矛这东西的危险性还是太大,射程
 
不够远,而且还笨重,在我内心里,还是想制弓箭。(实际上,我觉得在这个世界,有把来复枪都不过分,最好是能有辆坦克,天天睡在坦克里才好呢。)
 
    土矛全制成一些后,我们开始教他们投标枪。这帮原始人学起来可认真了,绝对一丝不苟,十几个人对着一棵大树,叉的不亦乐乎。而我稍微练了会,就觉得差不多了,准备去休息,见
 
他们还练的兴起,我就提醒他们,“小心着点,别把自己人扎死了!”他们听不懂,但一起冲着我傻笑。
 
    休息的时候,我也没闲着,走到吗哪的身边,坐在她的边上。过了一会儿,我站起来,提议让她带我到这山洞的周围转转。
 
    我们绕过山坳,去了山洞的背面,那里有一片林子。我拉着吗哪进林子,她开始不肯,我知道她是怕被责怪,受到惩罚。对于这点,我一直很愧疚,事到如今我仍无法拯救她于水深火热
 
之中。见到她这个样子,我的心软了,决定算了,还是不惹麻烦的好。
 
    我们刚准备退出去,听到林子有东西“哇哇”乱叫,仔细一看,原来是只猴子,它倒挂在树叉上,冲我们做鬼脸,仿佛是在嘲笑。吗哪一下生气了,把我拉进了林子,打算去收拾那个泼
 
猴,但等我们进到林子里后,猴子在几棵树上蹦来跳去,然后一闪,不见了。
 
    幸运的是,我在林子里发现了一种树,一种非常适合制造弓的树,我拿出匕首,砍下2根又长又直的树枝,准备拿回去加工。除此之外,我还发现了从山上流下来的溪水,(如果我没弄错
 
的话,这就是我们天天食用的淡水,)还有就是林子里有一些鸟类,它们似乎不怎么怕人,见了我们只是自顾自地,整理羽毛。之后,吗哪就拉着我匆匆出了林子。
 
    回到山洞后,我把带回来的树枝上的叶子都剥掉,然后准备削成当中粗两边细的形状,刚削了一头,吗哪表示要跟我一起做。于是,我让她削树枝,自己又去找骨头,做匕首。等我做完
 
了骨头匕首,吗哪已经把两根树枝都削好了,我拿过来一看,这手艺比我高明不是一星半点。我乐坏了,亲了她一下,在石壁上刻上八个字“得妻如此,复复何求?”
 
    做完这些后,已经又到了晚上,不过这天晚上,我和吗哪决定休战,因为双方都很累了,不过我们也没闲着,先是我给她做按摩(摸),然后换我把脑袋枕在她腿上休息。我躺着盘算,
 
「现在弓完成了,就等着找到一种适当的植物当弓弦了,另外就是箭,箭杆比较容易,只需要找些硬直而无节的树枝,不过麻烦的是,可以代替铁质箭头的东西很难找到。」
 
    不过,我相信这些东西迟早都会有的……
 
 第九章 接生的活
 
    没有烟囱,没有楼房,没有道路,甚至连茅草房和农田都没有,这就是美丽大自然,走在这样如画的风景里,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,在没有人烟的地方被自然拥抱,这是多么另人向往,
 
而此时我都实现了,却又不能有太多的留恋,我得警惕着周围,因为这里危机重重,随时可能被咬得七零八落。
 
    如上所述,我又踏上了征途,原始人就是这样,为了三餐终日奔波,拼死拼活,如同生番野兽一般,这和我过去过的日子不同,那时候,我一天到晚无所事事,游手好闲,却总是有东西
 
可以吃。那时候,我经常穿梭在人群中感到自己的特别,此刻我走在荒野却明白了自己的平凡和渺小。
 
    我
,准备一粒肉包子大小的剧毒老鼠药,第三,用火箭筒直接把它炸熟……最后,基于老鼠胆小、谨慎、欺软怕硬的个性,还有目前的人力和物理,我觉得采取了一种自认为,最妥善的方案。
 
我让我们之中跑的最快的长腿去引诱它,其他人躲在草丛里,准备打它个埋伏。
 
    长腿向着大老鼠走去,走到离它约20米的地方,冲它“叽哇”乱叫,那知道这老鼠根本就不搭理他,眼珠子转了两圈后,自顾在地上刨东西吃。长腿还不算太笨,捡起地上的石头扔它,
 
其中一块正中大老鼠的脑瓜,这把它惹毛了,向长腿扑了过来,长腿转身撒开腿就跑。
 
    长腿跑的快极了,他跑动的时候会有腿毛被摩擦褪落,但却又因为双腿快速的交叉前行而不会掉落下来,顾名思义的飞毛腿。(如果换到现代世界,他绝对能冲击世界纪录)
 
    长腿飞一样跑在前面,野牛般的老鼠几乎是连跑带窜追在后面,眼看越追越近,我让弟兄们准备好。长腿跑过去后,我们同时在两边拉起了绳索,老鼠由于速度太快,躲避不及,被绳子
 
拌倒,往前滚了好几圈,连那20几公分长的门牙都被磕断一根。我一声令下,两边的土矛纷纷飞出,大老鼠中了几矛后,又起身逃窜,顽强地跑出200多米,才被众人合力击毙。
 
    我走近了一看,吓了一大跳,这只死老鼠的身上披着黑色的棕毛,耳朵比我的手掌还大,滚圆的身子十分笨重,爪子却十分锋利,我粗略地估计了一下,它大约有500多斤重。这猎物太大
 
了,没法带着上路,所以我们商量了一下,决定把它先运回山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