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始动脑筋第一使出浑身解数把自己打扮的花枝

  自由风:一定会新鲜的……
 
    呼呼,刚刚看到作品相关以为今晚没得看了,好在还有,不然又不必睡了。至于出言不逊的那些家伙,他们只是眼红而已,不招人忌是庸才。请他们闪人就是了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蟑螂jeki
 
    自由风:感谢蟑螂同志义无返顾的支持!
 
    确实是一部难得的好书,题材新颖、文笔也较流畅,但书写到这里我有点替作者担心,怎么结尾呢?没有波澜壮阔的战争就没有激动人心的胜利,没有曲折动人的爱情就没有浪漫豪华的婚礼,同样没有壮丽的背景也就不会有令人心醉的结尾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linwei0002
 
    自由风:这个……且不用担心
 
    太阳差点笑死我,就是太少了。看来不行给你弄根什么毛补补才好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逸致
 
    自由风:受不住……
 
    每天不忘!!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有点躁
 
    感谢有点躁同志连日来的支持!当然还有另外许许多多,没有在书评区冒泡的同志们,我想这个可以叫默默无闻的支持,你们有博大的胸怀,是我的油门和踢我屁股的皮鞋……连日来的支持,自由没齿难忘!
 
    关于,更新问题,我除了“尽力”二字,也没啥可说的了……另外,大家支持我的话,一定要将月票扔上,这个月新书前5,还是有希望的……
 
    自由风敬上
 
 **和嫖客
 
    在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,有个特别大特别大的妓院,里面有几万个***这就很不得了,因为这些**差不多要把安联球场给坐满了,并且每天还不断地有新的**兴致勃勃加入进来。因为大家都觉得做**非常开心,一方面可以展示自己的魅力,另一方面还能挣点钱,所以说这个项目人人都喜欢。有许多嫖客,嫖了几次以后,也就有了卖身的****摇身一变加入到*行列中来了;当然这其中许多人是既做嫖客,又做**的,这种居多;这样一来这个地方的**就越来越多,这个妓院也越来越繁荣娼盛起来,到最后就有了几万个。
 
    这几万个***24小时都在等待机会,试图出现在大厅里面。但事实上,每天只能大约有100个人能出现在大厅里,而且排头的位置已经被名妓给占住了。这些都是这个妓院的招牌***不光会弹琴,还会唱歌,身材也好,脸蛋还漂亮,所以就风靡一时,还有人无数嫖客慕名而来;(当然这些人中就有好些因为这几个名妓而由嫖客转变为**的。)总之,为这些个名**为这个妓院招揽了大生意,旺了人气,因此妓院给她们立了许多牌坊,让她们占在排头的位置。
 
    这样一来,剩下的**就必须争夺剩下的排位。这个事情非常的激烈,许多人为此撕破脸皮了,也有人六亲不认,当然更多的是暗箭伤人。这个事,我就不用过多的介绍,大家想必都知道。总之,这样一来她们就把大厅的位置也占的水泄不通了,只可惜这还只是一小部分***大约就有那么100个,属于是百里挑一的。
 
    剩下那99%的命运就更悲惨了,她们想要接客,就必须从大厅里走过,在非常短暂的时间内骚首弄姿来吸引嫖客。但这个时间实在短的吓人,因为有几万个**都要从这里通过;更为悲惨的是,她们被规定每天只能出来四次,而且花样要翻新,不然就不让出来,这就非常难受,也很可悲,因为每个**都想接客,大家伙的生理迫切需要。
 
    问题在于大多数嫖客的眼光都被给吸引走了,机会越来越少,而且来这里的嫖客的眼光也千奇百怪,喜欢各种不同类型的***比如说歪瓜裂枣型、丑陋无比型、皮肤粗糙型、举止幼稚型、莫名其妙型……都有人喜欢。关于这个事,叫“萝卜、白菜各有所爱。”这样一来,机会就更少了,也就有了更多的**无人问津。
 
    如此一来,有许多不甘忍受寂寞的**中途都退役,从良了,有的人隐姓埋名,重新当回了嫖客;也有些人离开了这个伤心地,发誓以后只做嫖客,再也不当**了。当然这些人的内心一直有一种自豪感,“我曾经是一个****他们这样想着,就把愧疚感给抛弃掉了。(关于这个愧疚感,在这个妓院里面,**当到一半不当,是被认为不厚道的,是要被唾骂的。)
 
    剩下仍旧在坚持的这些**开始动脑筋,第一,使出浑身解数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;第二,把别人卖过的风骚再卖一遍,这不能被看出来,看出来就会被要求整改,严重一点就辞退了;第三,尽量穿少一点,但也不能穿的太少,因为妓院有规定,穿的太少就直接打入冷宫,不让干了;第四,靠投假票把自己弄到大厅去,尽管有碍观瞻,但她不管,只要被嫖,无所顾及。
 
    再说一些最可怜的***这伙人本来颇有姿色,但没有上述的本领,不会修饰,扭屁股也不够味道,所以就被埋没掉了,在孤独和寂寞中结束了职业生涯。
 
    综上所述,在这个地方做****非常不容易。
 
    最后BS一下,嫖完不给钱的。这个行为是在全世界公认要遭天谴的,佛祖、上帝、么捏神,都不会对他客气……
 
    自由风上
走在朱红色的亭台楼阁之间,灵蛇吐信,指桑骂槐。在人群之中还有一些上街拉客的***她们如散兵游勇般混迹在人群里,向他们兜售自己——撩起自己的裙子,给他们看写在大腿上的妓院门牌。这可真是让人感到忧伤。
 
    我已经很多天没有接客了,老鸨子开始催促,一些嫖客在我的门前贴了告示,对我嘲讽;更可恶的是,过去时常来骚扰我的一些龟奴都不愿意伺候我了,转而跑别的**面前,说我的皮肤如何粗糙,脚丫带有狐臭,脚后跟上的茧子比老农民的还要多……这可真是叫人感到忧伤。
 
    自我从事*活动以来,很快就有人将我的躯体复制了,他们替我标上价码,出售到全国各地,给人传递亵玩。而我被在这家大妓院挂牌以后,在外面的许多野客栈上,又出现了以我的模样复制出来的赝品,它们甚至将这种***挂在荒野的大树上,以供来往路人享用。这可真是让人感到忧伤。
 
    “我是个姿色平平的***渴望有许多人来嫖我,我要做个人尽可夫的***水性扬花是我的本性,不论贫贱富贵,都是我的客人。”说这些话的时候,我感到无比忧伤……
 
  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    我走下楼来,倚门而立,将横3寸金莲露搁在门坎上,心里想的是:「什么时候才会有人将我包养起来呢?」
 
    这里的**太多了,为此我必须不遗余力地骚首弄姿起来,有的时候,也想表现出自己的特性,多愁善感,最好还有点另类。我想要证明我是个好***具有别具一格的*技巧,但我这样做的时候,越来越多人离我而去了。
 
    有人对我说,“这里的妓都是快餐妓,客人需要的是一时的发泄,体会一次次的高潮,需要狂放,而不是矜持,欲拒还迎,吹拉弹唱。”